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如果需要合作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翻到35年前的一封读者来信

bbin糖果派对 admin

读到您的“冰”。我的心为之颤抖。你的诗我只读过这一首,但我已从心灵的深处爱好你的诗。我久久地注视着你的面影。我置信总有一天,我会读到你的《梦境小站》的。这本诗集哪

  读到您的“冰”。我的心为之颤抖。你的诗我只读过这一首,但我已从心灵的深处爱好你的诗。我久久地注视着你的面影。我置信总有一天,我会读到你的《梦境小站》的。这本诗集哪能买到呢?

  祝您幸福!

  程洪明

  1987-12-1

  信封上地址:

  江苏干于计委宿舍一楼6—15

  我认为时间曾经过去了35年,要不要给写个回信呢?

  想假设一封信一个往返要35年,那么一生也就是二通信。

  岁月深层泛出的慨叹,尽是梦境般的光影。不坚实不牢靠,乃至有过照样没有过,都呈不真实的形状。

  翻到35年前的一封读者来信

  翻到35年前的一封读者来信

  翻到35年前的一封读者来信

  丹又回我说:假设活着,那将是一件大年夜丧事。

  35年可以天翻地覆。可以事过境迁。可以今非昔比。可以不忘初心切记任务。

  一切都可以爆发。

  总认为是:对读者的一份亏待、亏欠、负心。固然我是成心的。至少这类亏欠感,难道不正是我一生保持写作的来由吗?那怕不得分文,那怕损掉沉重。那怕颗粒无收。不。作为一个作者来讲,我曾经歉收满仓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